今天是2024年7月12日 星期五,歡迎光臨本站 

熱點(diǎn)關(guān)鍵詞
更多
推薦產(chǎn)品

資訊動(dòng)態(tài)

家譜研究的歷史和現狀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yè)面二維碼 2019/5/4     瀏覽次數:    
  一 .家譜是以記載一個(gè)血緣家族的世系與事跡為主要內容的史類(lèi)文獻。關(guān)于家譜的起源,目前學(xué)術(shù)界眾說(shuō)紛壇,從出土的甲骨文、金文、碑文等中國早期文字及史類(lèi)文獻對家譜起源的考證,家譜的起源至少可以追溯到先秦時(shí)代。周代已有史官修譜制度并撰有《世本•帝系篇》。盡管先秦《世本》早已亡供,今本《世本》是清人所輯,但從輯有的篇目可見(jiàn),《世本》匯集了中國自黃帝到春秋各代天子、諸侯、卿大夫的世族譜系,是一部對前代和當代各血緣集團系譜進(jìn)行綜合、總結的全國性的總譜,《世本》的意義還在于證實(shí)譜學(xué)研究發(fā)軔于周代,是家譜研究的源頭。

  就家譜的形式而言,唐代以前的古譜和現存的以歐陽(yáng)修、蘇洵創(chuàng )制編撰體例為特征的明清家譜有所不同,但家譜作為綿延不絕的人類(lèi)歷史象征受到歷代學(xué)者的重視,究其原因除了追本溯源尋根問(wèn)祖的目的以外,還在于對家譜重要價(jià)值的認識。清代史學(xué)家章學(xué)誠有過(guò)"夫家有譜、州有志、國有史,其義一也"之說(shuō),把家譜與國史、方志相提并論可見(jiàn)其重要。古代家譜研究的內容主要在于對譜學(xué)的本身,包括譜例的撰寫(xiě)以及家譜發(fā)展歷史的研究等方面。

  家譜的應用研究始于漢代,《史記》中有關(guān)帝王譜牒的記載,說(shuō)明漢代司馬遷已經(jīng)把家譜資料應用到史學(xué)領(lǐng)域一紀傳體史書(shū)的撰寫(xiě)中去。后代史學(xué)家繼承了這一傳統,后代編撰的紀傳體斷代史如班固撰《漢書(shū)》、陳壽撰《三國》......都不同程度地運用了譜牒資料。中國古代對家譜資料的應用主要在史書(shū)、方志和人物評傳的撰寫(xiě)過(guò)程,體現了譜牒的史料價(jià)值。

  二 .到了本世紀20年代,隨著(zhù)社會(huì )科學(xué)新領(lǐng)域的開(kāi)拓,有學(xué)者從人口學(xué)、優(yōu)生學(xué)、遺傳學(xué)等新學(xué)科的角度肯定家譜的重要價(jià)值,并倡導對家譜資料進(jìn)行深入研究。著(zhù)名史學(xué)家梁?jiǎn)⒊?923年出版的《中國近三百年學(xué)術(shù)史》中說(shuō):"欲考族制組織法,欲考各時(shí)代各地方婚姻平均年齡,平均壽數,欲考父母兩系遺傳,欲考男女產(chǎn)生兩性比例,欲考出生率與死亡率比較......等等無(wú)數問(wèn)題,恐除了族譜家譜外,更無(wú)他途可以得資料。"為此他提出廠(chǎng)收家譜并對家譜進(jìn)行研究,"我國鄉鄉家家皆有家譜,實(shí)可謂史界瑰,如將來(lái)有國立大圖書(shū)館能盡集天下之譜,學(xué)者分科研究,實(shí)不朽之盛業(yè)。"古史辯派的創(chuàng )始人、著(zhù)名學(xué)者顧須剛也說(shuō):"我國歷史資料浩如淵海,但尚有二個(gè)金礦未曾開(kāi)發(fā),一為方志,一為族譜。"肯定了家譜在新的歷史時(shí)期所具有的重要的史料價(jià)值。

  在梁?jiǎn)⒊鹊某珜?,學(xué)術(shù)界出現了研究譜牒的熱潮,北京圖書(shū)館致函社會(huì )各界廣征家譜。(1945年楊殿殉撰《中國家譜學(xué)通論》就是利用館藏家譜撰寫(xiě)的研究論文。)1931年南京國學(xué)圖書(shū)館館長(cháng)柳治徵撰《族譜研究舉例》一文可視為對梁文的呼應,該文中有將太倉王氏與武進(jìn)莊氏比較,分析人口的數量與增殖的例子,開(kāi)了利用家譜資料進(jìn)行人口問(wèn)題研究的先例。利用譜牒資料對人口問(wèn)題進(jìn)行研究的學(xué)者還有潭其驤,其著(zhù)《湖南人由來(lái)考》系根據氏族譜系資料對湖南7個(gè)縣的人口來(lái)源作了考證。建國以前在譜學(xué)研究領(lǐng)域頗有建樹(shù)的學(xué)者有潘光旦、羅香林等人。潘光旦從1929年發(fā)表第一篇論文《中國家譜學(xué)略史》以后,數年間陸續發(fā)表了《家譜與宗法》、《家譜還有些什么意義》、《說(shuō)家譜作法》等論文,還就遺傳與人才的問(wèn)題進(jìn)行研究,發(fā)表了《明清兩代嘉興的望族》、《中國伶人血緣之研究》、《人文選擇與中華民族》、《近代蘇州的人才》等;羅香林30年代起就重視家譜研究,1971年在香港出版的《中國族譜研究》論文集,大多為早年的研究成果。他們的研究對譜學(xué)理論的普及與發(fā)展具有不可磨滅的貢獻。

  二三十年代中國學(xué)術(shù)界對家譜研究的熱情是由史學(xué)領(lǐng)域的變革引起的。近代史學(xué)的顯著(zhù)特征是打破了以往以政治史為中心的史學(xué)研究傳統,將史學(xué)研究轉為對人類(lèi)社會(huì )生活的關(guān)注。新史家們認為,"欲知歷史真相,決不能單看臺面上幾個(gè)大人物幾樁大事件便算完結,重要的是看見(jiàn)全個(gè)社會(huì )的活動(dòng)變化。"(梁?jiǎn)⒊Z(yǔ))史學(xué)研究的發(fā)展,必然要求突破僅從正史中尋找史料的傳統局限,拓展史料收集的范圍。因此這一時(shí)期的史學(xué)家們特別重視新史料的發(fā)現,包括地下發(fā)掘的考古資料和異域發(fā)現的史料記載都是他們關(guān)注和搜集的目標。家譜作為在家族內部編撰的、不公開(kāi)發(fā)行的史籍,又具有不可替代的社會(huì )史研究的史料價(jià)值,理所當然地引起了學(xué)者們的興趣。史學(xué)觀(guān)念的更新與史料范圍的擴展是引發(fā)譜學(xué)研究的直接原因。

  由于戰亂等原因,建國前的譜學(xué)研究展開(kāi)得并不充分。其中譜牒資料的缺乏也是一個(gè)重要因素,在不得輕易示人的祖規家訓的警戒廠(chǎng),家譜資料的搜集比較困難,以北京圖書(shū)館為例,從1928年到1945年總共收集到家譜247種,僅占館藏的十分之一。大圖書(shū)館尚且如此,一般研究機構要獲得研究資料的難度更是可想而知了。

  三 .解放以后,家譜作為封建殘余受到人們的唾棄,對家譜的研究也理所當然地停頓下來(lái)。60年代出于對封建族權的批判,有人寫(xiě)了《封建家譜談》,這是至今所見(jiàn)祖國大陸解放到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之間唯一的一篇關(guān)于家譜的論文,家譜研究基本處于空白狀態(tài)。但作為家譜的搜集卻是一個(gè)千載難逢的好機會(huì ),土地改革、批判封建宗族,一系列的政治運動(dòng)使藏于深閣的家譜被作為封建殘余掃地出門(mén),從上海圖書(shū)館成為全國收藏家譜原件最多的圖書(shū)館來(lái)看,其家譜有許多來(lái)自造紙廠(chǎng)回收的廢紙堆。這種情況也見(jiàn)于其他圖書(shū)館,比如北京圖書(shū)館,解放初統計為353種,到1985年清點(diǎn)館藏已有2228種,大多為土改時(shí)期和文革時(shí)期所得。正是有識之士對這批歷史遺產(chǎn)的保存,才為日后的學(xué)術(shù)研究奠定了資料基礎。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以后,人們的思想得到解放,認識到中國的傳統文化是個(gè)寶藏,值得好好發(fā)掘。海外華人的尋根意識及對家譜文化的重視則對祖國大陸家譜研究的開(kāi)展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在中國與世界的溝通日益加強的文化背景下,中國家譜研究蓬蓬勃勃地開(kāi)展起來(lái)了。

  當前,家譜研究呈現一派方興末艾之勢。經(jīng)過(guò)10來(lái)年的研究,其學(xué)術(shù)成果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1.家譜資料的整理開(kāi)發(fā)。80年代家譜研究的興起首先是文獻資料的成功開(kāi)發(fā),北京圖書(shū)館在1985年開(kāi)始館藏家譜的開(kāi)發(fā)整理,經(jīng)過(guò)數年時(shí)間,在完成編撰館藏家譜目錄和家譜提要2228種的基礎上,成立地方志和家譜文獻中心,編輯出版家譜的二次文獻、資料叢編。上海圖書(shū)館收藏有家譜原件 11200種、83000余冊,為世界收藏家譜原件最多的圖書(shū)館,目前已成立專(zhuān)門(mén)機構,加強館藏家譜的開(kāi)發(fā)、利用及其研究。除了圖書(shū)館加快館藏家譜的開(kāi)發(fā)整理,社會(huì )各界也從各個(gè)方面促進(jìn)家譜資料的開(kāi)發(fā)整理。南開(kāi)大學(xué)歷史系、中國檔案局二處、中國社科院歷史所圖書(shū)館聯(lián)合編纂《中國族譜聯(lián)合目錄》共收家譜目錄12000多種。

  2.關(guān)于家譜的研究。在家譜資料整理開(kāi)發(fā)的基礎上,學(xué)術(shù)界出現了不少家譜研究的論文。許多論文對家譜的源流、沿革及編撰體例、記事內容等問(wèn)題進(jìn)行了探討,對一些重要姓氏宗族的家譜作了研究。比如家譜研究中有專(zhuān)文對古代人物白居易、曹雪芹、鄭和,近現代人物洪秀全、傅斯年、魯迅等人的家譜進(jìn)行研究。在譜學(xué)史研究方面,不少學(xué)者對前人提出的并為學(xué)術(shù)界所接受的觀(guān)點(diǎn)進(jìn)行了挑戰,比如對中國家譜起源的年代研究,前人一般都認為中國家譜起源于周代,而現在有學(xué)者根據周代以前的文字記錄即甲骨文、金文等資料,以及大量的民族學(xué)、民俗學(xué)的資料得出中國家譜的起源遠遠早于周代的結論。關(guān)于家譜的形式,有的學(xué)者提出在文字家譜出現之前就有口授家譜和結繩家譜,將家譜的形式擴展到書(shū)寫(xiě)范圍之外。還有對漢代譜學(xué)的理解,過(guò)去一般都認為"漢朝帝王將相出身草野,不知家世,故不需譜牒學(xué),此為不興時(shí)期。"現在有學(xué)者從司馬遷、揚雄、班固等人的自敘家譜及現存的漢代石刻為依,提出漢代并不是譜學(xué)的消沉時(shí)期和靜止時(shí)期,而是譜學(xué)的活躍時(shí)期和發(fā)展時(shí)期。盡管他們的研究結論還有待檢驗,但其勇于探討的精神和扎實(shí)的研究方法卻值得提倡。他們的研究對家譜研究朝縱深方向的發(fā)展開(kāi)辟了道路。

  3.關(guān)于家譜應用的研究。從這段時(shí)期發(fā)表的論文和出版的書(shū)籍來(lái)看,家譜資料在社會(huì )科學(xué)各學(xué)科的研究中得到了廣泛的應用。無(wú)論是在人口學(xué)、民族學(xué)、人才學(xué)、社會(huì )學(xué)、經(jīng)濟史、華僑史、法制史、倫理學(xué)史等方面都有應用家譜資料進(jìn)行研究的上乘之作。其中利用家譜資料最多,研究成果最大的是社會(huì )史的研究。社會(huì )史是歷史研究的一個(gè)部分,屬于微觀(guān)史學(xué)研究范疇。過(guò)去史學(xué)界重視宏觀(guān)研究,偏重于討論社會(huì )、朝代發(fā)展更替的原因?,F在隨著(zhù)家譜資料的重見(jiàn)天日,以家譜作為重要史料基礎的社會(huì )史研究得到發(fā)展。以1996年社會(huì )史研究為例,有不少論著(zhù)是以家譜作為史料基礎的。如《中國古代的家》、《中國古代的宗族和祠堂》、《中國的宗族社會(huì )》等。還有是姓氏學(xué)方面,利用家譜資料梳理血緣親族的源流的著(zhù)作有《中國姓氏通書(shū)》,詳細介紹每一個(gè)血緣親族的起源、演變、分支、遷徒、繁衍的歷史,以及家族獨特的風(fēng)俗禮儀、家族文化等。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yè)
152-0564-2288
瀏覽手機站